三微知识网移动版
三微知识网 > 排行榜 >

彻底给跪了 贪官藏钱十大奇招排行榜

  彻底给跪了 贪官藏钱十大奇招排行榜    近日,河北省纪检机关披露,秦皇岛市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副处级)马超群,其家中被搜出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手续。近年来关于贪官藏钱的消息屡见报端,藏钱的方式更是五花八门。接下来,我们就来盘点贪官们千奇百怪的藏钱障眼法。

1、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玉器和书画成为受贿铁证—安徽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长倪发科
在倪发科案中,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玉器和书画成为一笔笔受贿的铁证。“早在2005年,安徽省委巡视组到六安市巡视时,听闻风声的倪发科便要求黄某某把他送的几幅字画先拿回去,两年后,倪发科居然又把字画要回。”贪污受贿于是就有了一个更隐蔽的形式。但是,这种“雅贿”也难逃法眼,还是那句话,没有绝对保险的贪污。


2、两地住宅藏匿黄金43.3公斤 —呼铁宣传原副局长马俊飞
“不头疼如何赚钱,只头疼如何藏钱”,说这话的是原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马俊飞。去年马俊飞东窗事发后,侦查人员从他位于北京和呼市的两处住宅中查获大量现金,包括8800万元人民币、419万美元、30万欧元、27万港元、43.3公斤黄金。当时马俊飞担任副局长一职刚22个月,在那段时间,他平均每小时“收入”近万元。
贪官贪污受贿,原本是难度很高、风险很大的营生,一般官员要迈出贪贿的第一步,都要克服很大的心理障碍,要进行艰苦的自我说服,让自己相信,只要做得足够巧妙隐蔽,只要操作中尽量小心谨慎,就不会有多大的风险,犯事的几率就能降到最低。加之在现实中,各个方面、各种形式的诱惑太大,往往让他们失去了理性的判断,认为现在到处都一样,你拿我拿大家拿,你一个人不拿就是你自己吃亏……

3、数百万元赃款由学生代为保管—云南民族大学原校长、党委书记甄朝党
云南民族大学原校长、党委书记甄朝党被指控收受贿赂740多万元,其中数百万元由他的两名学生代为保管。
有的藏钱于器。一些“贪财奴”把赃款藏在改装后的煤气罐、抽水马桶、排气扇里。更有自认为“灯下黑”,明目张胆把赃款放在办公室茶叶罐、床底下;有的藏钱于市。不少“贪财奴”都有数目惊人的房产、股票,要么受贿所得,要么用赃款购买,把钱投入房市、股市,或是书画、古玩,既图保值增值又借机漂白;有的藏钱于人。以前听说过父子、兄弟、夫妻、情人、亲戚、朋友,如今竟又添了学生。

4、将钱装进保险柜 藏于老屋杂物堆—广东省韶关市原市委常委、公安局原局长叶树养
叶树养对受贿得来的巨款既怕“露富”不敢乱花,又怕存到银行被人发现,就将钱装进了保险柜,藏在老屋的杂物堆中。
在广东省反腐倡廉教育基地中,真实复原了叶树养藏匿赃款的杂物堆。来自广东省直机关的李处长伸手触摸了一下“藏钱”的保险柜,瞬间响起刺耳的警声,周围警灯闪闪,仿佛当场被抓。


5、受贿资金全部藏回老家 受贿房产以家人名义登记—甘肃省酒泉市政协原主席杨林
从1997年起,杨林几乎每月都在受贿,为了掩盖非法所得,谋取不当利益供自己享乐,杨林真是绞尽了脑汁,挖空了心思。检察机关侦查发现,杨林的受贿资金全部以现金方式放回武威老家保管。案发后,侦查人员在杨林的酒泉住宅中发现35万元,在其武威家中起获两旅行箱现金共计180余万元,另有价值500余万元的住宅和商铺全部都以现金形式保管或付款。而杨林受贿得来的商铺和住宅全部以母亲、儿子、女儿的名义登记,300余万元现金购买的商铺和住宅则是以妹夫、侄女的名义登记。此外,杨林还利用兄弟之间的借款百般掩盖其受贿所得。
如果不是东窗事发,今年9月,杨林就可以开始颐养天年了。坐拥l350余万元资产,每年还有300万元股份的分红进账,驾驶着40余万元的越野车,任意住各种大宅,闷了就攥着大把的美元、欧元国外走一遭,就算生老病死都有l0万元的商业保险让其无后顾之忧……这样的晚年生活,岂不美哉?

6、北京买房专门藏钱 最大享受是把现金铺地上欣赏—河北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原副厅长李友灿
疯狂聚敛了4723万元巨款,河北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原副厅长李友灿专门在北京买了一套房子来藏钱,最大的享受是把现金一摞摞铺在地上,数上几遍,然后“静静地欣赏”。
贪钱本是为了能够花钱,孰料贪得太多,结果非但不敢花钱,不能享受金钱承载的实际利益,金钱反而成为一个沉重的负担,如何藏好钱、处置钱,竟成为一个相当棘手的难题。这个时候,贪官对钱的认识可能发生微妙的变化,他们会把坐拥看“实体”的现金当作直接的、唯一的目的,每天亲眼看见、亲手摩挲到花花绿绿的钞票,他们心里才能踏实,才觉得生活有意义。

7、藏亿元现金于家中 烧坏4台点钞机 —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
魏鹏远长期在发改委煤炭处工作。2008年国家能源局成立,魏鹏远由煤炭处处长升任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属于正处级副司长。据证实,2014年4月,魏被带走时,家中发现上亿元现金,执法人员从北京一家银行的分行调去16台点钞机清点,当场烧坏了4台。另有知情人说,魏平日穿衣朴素,骑自行车上班。
魏鹏远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2014年1月9日。当时,魏鹏远与国家发改委环资司、财政部税政司等部门领导一行九人,在山东省煤炭工业局局长乔乃琛陪同下,到岱庄煤矿调研。


8、借深山老人身份证开户存贿款—湖南省隆回县政府原副县长沈德友
湖南省隆回县政府原副县长沈德友为了将贿赂款藏得安心,他远赴距离县城百里外的深山找远房亲戚借身份证开户,自以为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但随着其案发,这一隐藏贿赂款的“秘密”得以暴露。
沈德友供述称:“当了副县长以后,钱慢慢多了起来,因为这些钱来路不正,用自己的名字存钱肯定不行,组织一查就完了。”2010年8月,沈德友从县城赶到百里虎形山瑶族乡拿了瑶族老人奉某的身份证,在虎形山信用社开户办了一个存折。法院查明,奉某是沈德友大哥儿子的岳父,沈德友与奉某没有投资、合伙做生意等经济往来。

9、扮菜农,藏钱于三轮车内—天津市燃气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金建平
近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宣布,该市燃气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金建平(正厅级)涉嫌贪污、受贿犯罪案已侦查终结并移送审查起诉。2013年9月3日,一名办案人员在出租房附近发现一名老汉,“戴着破帽子,蹬着三轮车”,像是去买菜。
办案人员觉得老汉形迹可疑,上前询问。老汉神情紧张,言辞闪烁。办案人员一边询问,一边观察,发现老汉与金建平的相貌极为相似,而三轮车里还放着两个鼓鼓的旅行包,于是果断将其控制。后来证实,这位“破帽遮颜”的老汉,正是金建平!而他三轮车里的两个旅行包内,赫然放着150万元现金。

10、河北亿元贪官68套房产 40余箱现金有些已发霉
与电力、热力类似,自来水行业被视为相对垄断的国有公共事业之一。在这个相对封闭的系统中,马超群经营了将近30年,家中多人在此系统供职。
近日,马家家属告诉包括中国青年报在内的多家媒体,马超群的巨额财产非其本人所有,也不是在他家搜到的,而系其父的财产;秦皇岛市人民检察院则公开表示,所有侦办工作都是依法进行的。
“钱财和马超群老爸一点关系都没有。”11月15日,一位参与办案的检察官对中国青年报记者称,具体案情需过一段时间才可对媒体披露。